深圳条形码申请_商品条码注册_产品条形码办理

广西条码办理中心

联系我们CONTACT US

深圳泰庆条形码代理有限公司
联系人:王经理
电话:18931655174(微信同步)

产品信息

您的位置:首页 > 产品展示 > 广西条码办理中心

广西条码办理中心

广西条码办理中心

滴~当你去超市买东西,收银员只需扫货品条形码,你亮出付款二维码,一句话都不用说,一笔交易就完成了。当代购物体验这么顺畅,毫无疑问,用户们首先得感谢条形码和二维码的发明人。那么,你知道条形码的诞生史吗?深圳条码公司为您介绍。

早在1948年,费城煤气科技学院一位名叫伯纳德·塞尔沃的研究生就曾经尝试着手研发条形码,用以在收银台处自动记录商品。

这时的条形码还不叫条形码,形状也不是长方形而是圆形。伯纳德·塞尔沃和他的同学约瑟夫·伍德兰德最开始使用的是莫尔斯电码,计划将莫尔斯电码中的点线设置成粗细不一的条纹,用以表示特定的数字以及字母。这个想法后来成了各种条码的最基本构想。

最开始的条形码印在半透明的纸上,用强光穿透图像后,投射于可以读取和记录条形码的机器,再进一步转换为信息。在前期,由于照射的光线太弱,照穿条形码后的光线不能作用接收器。二人不得已更换了一只500瓦的大灯泡用以照射条形码,却发现温度过高,烧坏了条码。在加入风扇帮助降温的情况下,整个系统还是开始工作了。

但由于当时科技水平发展的限制,这些被识读的条形码并不能提供足够多有用信息。整个系统体积庞大,噪音过大。尽管二人在1949年为其申请了专利并命名为“公牛眼”,这一技术仍被搁置下来。

到了20世纪60年代,伍德兰德已经成为了IBM的工程师,他并没有放弃自己年少时的想法,而是不断说服IBM投资研究条形码。这时,激光和计算机已经问世;前者可以轻而易举地穿透条形码,后者可以快速且准确地读取、存取和处理条形码上的信息 。终于,大约在1969年末,IBM指派乔治·劳雷尔研究如何制作超市扫描仪和标签。伍德兰德也在这一项目之中。

经过将近四年的艰难研究,IBM终于推出了一种既易于打印同时也能有效传递信息的长方形条形码。这种条形码最终得到了当时的符号选择委员会的认可,被命名为标准商品码(Uniform Product Code)。

1974年6月26日,世界上第一个条形码扫描器被安装在俄亥俄州特洛伊的马什超市里。第一件被扫描的商品是10包箭牌的多汁水果味口香糖。这包口香糖如今已被美国历史博物馆收藏 。

至此,条形码的应用从商品包装逐渐扩展至邮政分拣、书籍管理、行李托运等众多行业。国际物品编码协会最近发布的《GS1全球办公年度报告2018-2019》显示,仅仅是GS1这一种标准之下,每天就超过60亿个条形码被扫描。超过两百万家公司,共1亿种产品正在使用条形码。

随着时代的进步,越来越多的企业使用条码打印机。条码打印机使用过多偶尔也会出现一些小问题,比如条码机打印不清晰,那该怎么解决呢?立卓带您详细了解。条码机打印不清晰的原因∶1 温度太低2 碳带标签质量太差3 打印头安装不正确解决办法∶

1 增加打印温度,即增加打印浓度2 更换碳带和标签纸3重新调整打印头位置,尤其注意其左右高度一致。

条形码在药品包装上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,要有一定的标准性,不允许出现任何错误。如果FDA要求扩大药品包装方面的条形码应用,所有的制药商都将疯狂的寻找厂房。据美国GlaxoSmithKline(GSK)的包装技术人员Bruce Cohen 预测,部分泡罩包装的尺寸将增加约40%,由此将导致泡罩包装线的产量减少60%左右。为了弥补这一损失,很多制药公司将选择添置泡罩生产线以维持当前的产量。  

FDA 对药品条形码的认识不够明确,很多重点都被忽视,以下列举的是一些常见的问题:   

一、医疗事故   每年在医院中因为医疗事故死亡的病人不计其数,主要原因是病人拿到了错误的药物或剂量,很多药物的名称非常类似,很难分辨,而它们针对的病症可能是完全不同的,条形码是避免搞错药物的最好办法。   有关药物管理机构建议,医院用药品最好采用条形码。包含国家药品编号,使用期限和批号。此外条形码必须打印在最小使用单位的包装上。  

 二、药品编码   FDA 药品事条总监 Tom Mcginnis 说这一条形码的建议吸引了有关方面的注意力。FDA将考虑采纳这一建议,但问题是这一建议是否会为制药商们的生产成本带来压力?   Cohen先生对条形码的成本做了解释。他说,他所在的SDK公司90%的产品已采用条形码。但这些条形码只包含国家药品编号,如果FDA决定采纳建议,公司将在条形码上增加使用期限和批号编码,这种新编码被称为RSS编码。   RSS 编码由统一编码委员会(UCC)开发,据该委员会健康总监John Roberts 介绍,RSS 长0.5英寸,宽1英寸。   Roberts认为,RSS 编码将很快全球范围内被广泛采用。无论是最小使用单位或更大的包装。   目前PFIZER制药商在包装过程中必须引进新的在线软件系统,打印机和扫描机。这些设备必须同时适用于瓶体标签,泡罩包装和单独使用的注射器等。   据FDA预计,颁布任何一项新规定的居本在5亿到14亿之间,期限为10年。小小一个条形码需要包含多种信息,花费成本巨大,要下决心实属不易。 

三、成本还是利益?   International Barcode Corp ,公司事条拓展副总监 Ron Barenburg 说“条形码的预算成本并不像某些人描述的那么可怕。”该公司向制药公司提供条形码系统的交钥匙工程。当然,他并没有把Cohen提到的添置包装线的成本计算在内。

如果采用条形码,制药商们以后面临的新成本机会将减少。而带给消费者和健康保险方面的积极作用更大,“我们认为,采用条形码可以减少医疗事故,从此减少相应的社会和经济成本。”业内人士表示。  

条形码的确切成本取决于包含在内的信息数量,目前这一提议尚在研究之中,相信会在业内引起更大的影响。  

药品采用条形码管理刻不容缓。在国外,药品销售已广泛采用条形码,而我国此项工作还是没有普遍展开。条形码是药品的“身份证”,在当前假药时有出现的情况下,条形码对于堵住假药进入市场作用不小,它在防伪,减少流通环节,推行现代物流等方面具有重要作用。   

目前约200家制药企业中有75家已申请注册成为商品条形码系统成员。但条形码使用情况并不能令人满意。多数厂家注册条形码只是为了应付国际市场对条形码的要求,仅在出口产品上使用。  

目前多数药品生产者在等候市场“大气候”的形成,而药品销售商则在盼望生产者能立即使用条形码,面临一项可以“双赢”的改革。由于当前效益不能立即体现,药品生产商和销售商陷入了相互僵持的局面。在目前尚无法规强制性制约的情况下,单纯依靠市场已难以实现自我调整。药品配上“身份证”已到了刻不容缓的时候了。


上一产品: 乐昌条码申请

下一产品: 珠海产品条码申请